安娜·费雷尔(Anne Pharel)

  • 代表作品

    庄重之树

    “我视这些图像为终将消失的世界的替代品。这个世界并无意按照预定的轨迹发展。这个世界留下了随机的痕迹,而我在空中抓住了他们,并将他们制成了切实的踪迹。我给定玻璃上天空和树的倒影一个结构,使其结晶并持续漂浮于两种介质中,在流动中。我由此以另一种氛围增强了现实。它被我投影在透明的世界里,使透明显形,透明本身也是对幻想的一种挑战。堪称奇迹吧?”


    次暗夜

    融入消逝的白昼中无意识的美丽,那脱离了造物欲望的美丽。给夜晚的秘密尽显的时刻一个惊喜。驯服阴影们,并当树木在新生的黑暗中窃窃私语着靠近时,给阴影以形状。庆贺最后的日光,并接受短时不确定性的证据。在一切消失以前的这些时刻,是不可见国度出现的时刻,是洁净透亮的色彩回归它们自身的时刻。在某一确切时刻,树木瞬息被吞食入周遭环境中,给出它们消失的路径。当地球和它的作品重被盘点——旧有的造物——现实渐渐隐去而被世界吸收。而这世界正渐渐变成一场梦。


    夜的喧嚣声

    “我细细思量了虚无,它塑造了这世界。它即是开端,在那里,它蜷缩于将阴影自光中分离的无尽之中。它就在那里,描摹出最微小物质的边缘,勾勒出意识知觉的边界,仅仅只是微粒,虚无便为电子旁的空白镶上了边。跟随它我们才能找到生命的河流,它是复杂且宏大的天平平衡点。我便想找到这些微小的意识,是它们建立起了沉默中的悉索声和夜的颜料:正是这些颜料和声音加宽了裂隙,在这些裂隙中,只有虚无可以感到习惯,而日光之子却是生于机智与光明中的。这些自清晰世界而来的暴君被逐渐攀升的阴影所折断。因此,在不可见的围绕下,她们放任自己的内含的色彩不断膨胀、爆裂、爆炸。自她们间的联系释放,她们开启了充斥的幻梦和细微差别的宇宙,通向一个更不致密未经打磨的现实,一个涵有缺点的现实,并以不同的方式书写,并使得人们看到一个千疮百孔却又充盈一切,分离的现实“。我相信夜晚的喧嚣声和世界不可视的外壳碎片是同样的。


    显现

    "在我的形象中,我不寻求与世界的相似之处,甚至不寻求可能性;我试图把支离破碎的美结合起来,令他成为发人深思的美。这是一种纯粹的视觉体验,它允许陌生人接近看不见的东西。这看起来是一种神奇的魔术,但实际上只是现实的一小部分,只是不小心被瞥见了。在这个悬浮的时间里,在一个漫长而缓慢的过程中,我寻找并等待着一个关键的时刻,在这个时刻,世界的内在之光最终会移动,并与外部的反射结合起来,在另一个现实中变得具体。我忘记了自己,直到被抹去,然后我把不可调和的人聚集在一起,产生了一种存在的深刻而亲密的感觉:面对谜团。因此,世界变得更加光明,更加光环,更加透明,更加透明,更加接近秘密;水晶球的秘密。那么,这就是现实对现实的短暂而耀眼的入侵吗?
    摘自戈登·鲍德温的前言"""


    内在花园

    “追踪沉落物,编造消失物。”幻想。在一个崩溃的世界里,只有失物的无形痕迹:那些摇摇欲坠、转瞬即逝的幻象,一旦生锈就会被黄金所取代。废墟,被遗忘的圆柱,失落的花园……这是时间的内部考古学;就是有间隙的记忆,而当无法辨识的图像暴露了时间的运行时,记忆便会断裂。这些是持续的时间的图像,因为它们并不表示“曾经”而是“现在”,它们赋予过去一种纹理,让它潜入、发展并入侵现在。这些幻象断断续续地到达世界表面,通过蒸发的方式夺走现实,并建立起一个居住着有相同志愿的人的世界:那些我们不认识的人留下了痕迹,而那些发现了我们的人亦如此做了。我们的透明。”他们在那一刻果断地展现了自己,却是在自己之外。没有记忆的记忆,失忆,接近已知但无法识别的东西。当内在和外在合二为一,形成一个有孔的图像时,记忆便向熟悉的、共有的消失残骸打开。这些是炼金术的碎片,由此锈迹和落叶被升华成黄金:“躯体化为光,而光化作躯体,这非常符合自然的进程,自然似乎对这一变化感到高兴。”


    Insaisissable et dérivées

    “一片水域上方有两束光。消逝的白昼使它们奇异地消失,能看见的事物下沉并消失在了虚无之中,并变得不可见且不可分割。这便是牛顿流体,"这是最后两个日渐消失的增量的系数"如果说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过渡有时是一种转换。而一种无法察觉到过渡感的中间状态则会过滤掉那些需要投以目光、难以捉摸的时刻,也就是所谓的漂泊。在各种印象中漂泊,在不确定中漂泊,在不可言说的事物中漂泊。人们由此开始了缓慢且不精确的报时,使空间和时间融为一体。”


    光的通道


    黄金计划

    夜晚,在溪水的过滤下,金色的水柱飞溅到黑暗中,在黑色中闪烁着亮片。这不稳定的存在漂浮着、波动着。我在此寻找这些以自身阴影、弱点为生的形象,它们保守着秘密,以便更好地解答其中的谜题:那是两个漩涡之间明亮的缝隙,其中不可见物通过调整被投影成了可见物。在那里,可见的部分隐藏在时间碎片里。并将我所相信的世界呈现出来,而非将世界的表象或世界在我眼中的模样呈现出来;但当它消失时,剩下的遗物让ta在它动荡的本质中更加一致,永远呈椭圆形。”

  • 人物生平

    人物生平

    法国 , 1967

    安娜•费雷尔是一名画家、雕塑家、作家、摄影家,也同时是许多展览的策展人。 在这些展览当中包括:维利•罗尼(Willy Ronis,法国纪实摄影大师)1997年在索尔格岛(l'Isle sur Sorgue)的展览、2001年在戈尔德城堡(château de Gordes)的展览以及雅克•亨利•拉蒂格(J.H Lartigue,法国摄影家)在 1999年在索尔格岛(l'Isle sur Sorgue)的展览。她也参与了安德烈•费雷尔(André Pharel)的展览“Traversées”。 安娜在发挥自己艺术天赋的同时,也为展览发挥了自己的写作天赋,除了负责了展览的设计,同时她也制作了展览目录。 除了制作艺术家的网站和各种各样的名录,安娜也参与到摄影师的书籍出版,负责文字和书籍版面设计的制作。 在这些年以来,这位摄影师所有在摄影方面的尝试,使她逐渐形成了个人的作品风格,在2014年开始,她开始展出自己的作品。


    8月 2017
    La forêt des Livres, Chanceaux-près-Loches

    5月 2017
    Villa Datris, l’Isle-sur-la-Sorgue

    11月 2016 – 2月 2017
    L’intangible, Photo12 Galerie Paris

    6月 - 10月 2016
    Fondation Pierre Salinger. Exposition collective « Totems »

    5月 2016
    Achat par la Fondation Pierre Salinger d'une sculpture photographique.

    12月 2015 - 1月 2016
    Galerie DNR  索尔格岛(l'Isle-sur-la-Sorgue).

    11月 2015
    Fotofever, 巴黎

      4月 – 5月 2015
    Château de Gordes. « Regards sur un monde buissonnier ».

    9月 2014
    Galerie  Depardieu, Nice. Exposition personnelle de cette même série.

    6月 2014
    Atelier du Pieï à Lagnes. 个人展 "Sub Noctem"

    链接

  • 相关展览
  • 相关报道